来自 财经 2018-06-04 16:40 的文章

长三角一体化新机制催生新动力(聚焦高质量发展)

  在长三角地区,“一体化”一词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炙手可热。从经济发展到生态保护,从文化建设到法治环境营造,诸多话题都和一体化密切相关。

  上海虹桥商务管委会与江苏苏州、浙江金华全面深化合作框架;江苏昆山花桥与上海安亭“双城共建”;沪、苏、浙、皖8家科普场馆结盟;四地检察系统共建区域环境保护司法协作机制……

  一体化快进的背后,是对高质量发展的探索。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实施区域协调发展战略,创新引领率先实现东部地区优化发展,我国最具发展活力之一的长三角如何提升、再突破?

  去年底,三省一市在苏州召开高层领导座谈会,明确共同打造世界级城市群,并携手探索区域协调发展新机制——组建长三角区域合作办公室,编制《长三角一体化发展三年行动计划》,启动各项专题合作。新协作机制催生新动能,激起一体化新浪潮。

  从定期磋商到合署办公,组建长三角区域合作办公室

  武康路103号甲是上海市发改委培训中心所在地,今年1月,三省一市抽调精兵强将组建长三角区域合作办公室,在这里合署办公。被抽调的17个人中,上海10人,浙江3人,江苏安徽各2人。他们有的来自省级发改委和交通厅,也有的来自地市政府,如浙江嘉兴、嘉善。

  “大家根据实际项目、任务分成不同的组别,没有身份区别,只有分工不同。”上海市发改委地区处处长谭盛源说。

  新协作机制重在“合”与“实”。“协同发展需要面对面,不能背靠背,长三角合作办的建立就是要做实区域协调运作机制。”上海市发改委主任马春雷说。

  早在2008年,长三角就建立起“三级运作”区域合作机制。决策层,即“长三角地区主要领导座谈会”,决定和决策关系长三角区域发展的重大事项;协调层,即“长三角地区合作与发展联席会议”,协调推进和检查督促跨区域重要合作事项;执行层,包括“联席会议办公室”和“重点合作专题组”,设立包括交通、能源、信息、科技、环保等12个重点合作专题,制定年度工作计划并推进落实。

  长三角区域合作办公室的成立,丰富了执行层,使得区域协调对话机制常态化、制度化。“过去主要靠电话交流,每年举行几次会议,现在面对面办公,有什么问题,抬头就能沟通。”浙江省发改委地区处工作人员华毛说,“大家在一起谋划事情,从问题导向转为发展导向,看得更高、更长远。”

  讨论磋商的过程也是利益博弈的过程。

  成立半年来,长三角区域合作办公室抓紧编制完成了《长三角一体化发展三年行动计划》,该“行动计划”规划了包括交通、能源、协同创新、信息网络、生态、公共服务、市场环境七大方面的工作,是未来3年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的时间表和路线图。大家一方面推动各自所在地区重大合作事项能纳入“行动计划”,另一方面,就未达成的事项充分沟通,寻找其他合作途径。

  华毛提出浙江希望今年能着手解决的“断头路”有17条,而目前长三角区域合作办公室梳理出一批计划年内开工的“断头路”项目是14条。“并不是大家提出来的就能纳入此次行动计划,也要充分考虑各方的利益需求和项目推进时机,寻找一个平衡点。”马春雷说。

  一体化不是一样化,“增量思维”推进区域融合

  17个人,如何支撑得了这么多区域协作项目的开展?“我们背后有庞大的专题合作团队。”马春雷说。

  长三角区域合作办公室重在区域合作的战略研究、总体策划、统筹协调和督促检查,具体的协作则是通过项目来推进。专题合作组按年度工作计划明确项目,确定目标任务,分头推进落实。

  无论是战略协同还是专题项目合作,新协作机制需要凝聚共识。在马春雷看来,这个共识既有对长三角创新引领率先实现优化发展的使命感、责任感,也有对“增量思维”的认同。“不是你有的我也要有,而是发挥各方优势,互补互利,各方都有新的利益增长。”

  “增量思维”正推进着长三角跨省交界区域产业、小城镇的重新布局、整合。

  5月21日,上海市嘉定区与苏州市签订战略协议,共同构建“嘉昆太”协同创新核心圈,谋求科技、产业、资源、市场、人才等领域同城化发展。

  “别小看这3个边界小城,一旦它们深度融合,所爆发的能量惊人。”曾经主政嘉定5年的马春雷说。嘉定是上海科创中心的重要承载区和制造业强区,昆山、太仓则连续多年位居全国百强县前列,2017年,三地的GDP总量达到6900多亿元。